党员活动

心中不落的红旗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方翔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3日 点击数: [添加收藏]

 

提到东关街,现在的扬州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概念,它是一条历史文化名街,沿街商铺林立,景点众多,逸圃、个园、李长乐故居、华氏园、壶园、谢馥春、双瓮城等等难以计数。每当傍晚或节假日来临,街上总是摩肩接踵,人潮不断。但看今日街上的繁华,不禁想起前几年东关街拆迁改造的时候,心中的几分落寞,小时候自己经常去外婆家,总感觉拆迁抹去了自己儿时的记忆,东关街喧哗吵杂车来人往的陈旧街道,古渡口小船轰鸣下突兀驳杂的花岗岩石梯,夏日里蝉鸣后晚饭花前欢声笑语的纳凉木板床……这一切都离自己渐行渐远。

对于东关街,我有我的回忆,外婆也有外婆的回忆,在外婆的记忆里,她出身时的东关街也很繁华,据说那是当时扬州最重要的商业街之一,南来北往的船只汇聚在东关古渡之下,各地杂货通过东关街流向扬州城的各个角落。以前外婆家里颇有几间房产,所以曾经便靠开个小客栈给货商们歇脚为业,但后来不知什么缘故改为买豆腐为生,有些地方有这样的俗语“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而外婆在很小的时候就跟家里学着卖豆腐,尝尝磨得手上水泡四起,或许这在我们眼里是在电视剧里看到地主老财家的苦力仆人才会有,但在那个年代只要你家里不算富裕都得经历这样的生活,而且日常生活的辛苦并不是生活的全部痛苦所在,因为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日子里,人生往往像永远站在悬崖边缘,一不小心,哦不,就是再小心也可能会掉下去。37年那个时候,外婆还小,日本鬼子进城,一些所谓皇军的士兵偶尔会在她家豆腐铺子里休息,外婆的父母随时都要小心的伺候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换来一把洞穿心脏的刺刀,有一天,不知怎么回事日本鬼子把东关街上的成年男性都聚集在一起,外婆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曾祖父也在里面,鬼子说要送一些什么东西去万福闸,他们和他们的家里人心里都很担心,但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又无力反抗,一个个的挑着扁担向东北方向走去,太阳从东南缓缓的升起,又向西南缓缓的落下,外曾祖父急匆匆的走了回来,据说是老在外婆家吃豆腐的一位士兵让他带个东西回来,外曾祖母拉着外曾祖父的手进了家门并紧紧的关起,似乎缓解了邻居们一些紧张的情绪,但是当太阳从东方又缓缓升起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回来。这个故事外婆跟我说过很多遍,不知道她为什么经常跟我们讲,但是看到今日的东关街,我似乎有点懂了,不过当时每次听完心里都得立刻打了个冷颤,全身都感觉冷冷的,仿佛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时候那满地白骨、颗颗头颅、还有那扭曲的身形、空洞的眼部都在眼前。我实在无法想象外婆在那样的日子里是怎样走过来的。

或许外婆的回忆没有我的回忆那么让人珍惜和回味,但是同样的深深印刻在心底,或许我们不曾想过为什么老一辈人为什么会对党有那么深的感情,或许我们也不曾想过为什么我们儿时的记忆为什么和她们有那样的不同,兴许我们现在能深刻体会到的是物价在涨,房价过高,就业很难,还有吃饭都不安全,但是这些问题的出现是不是因为共产主义不好?亦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好?实际上恰恰是因为共产主义太好了,人们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产生了巨大地心理落差。在建党至今的91年里,人民翻身了、国家独立了、工农业基础奠定了,或许中国人民还没有真正强大起来,但是毋庸置疑,我们站起来了。虽然我们不宣扬中国模式,但是中国模式正在被世界广大发展中国家借鉴着,因为纵使他还存在诺干的问题,但是他在总体上让一个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明显的改善。

或许你会说,世界都在发展,你这个国家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必然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么,我们可以看看才独立的南苏丹,据说人均年收入不足1美元。

或许你会说,你怎么不跟美国比,但事实是美国比我们早独立200余年,他们的工业基础地缘环境都比我们优越,试问,你能说在同等智力条件下一个几乎荒废了高中两年的同学在高三一年就必须要赶上认真学习三年的同学么?他要是考的差就否定他高三的努力?

或许你会说,民主集中制,可能集中的成分更多了一点,国富民穷了,但是你要看看历史啊,意大利、韩国等国家繁荣都是建立在一段时期的军政或者独裁的前提条件下的,如果没有一定的集中没有国家强有力的宏观调控,请问,你的原子弹哪里来,你的重工业基础又哪里来,没有集中可能我们永远是一个没有工业基础条件的三流国家。

或许你会说,我们还有诺干诺干的问题,是的,哪个国家没有呢?很多人羡慕台湾,说他如何之好,但是请问塑化剂哪里来的呢?似乎是台湾那里搞的。每一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这并不是我们全面否定的理由,不然我们就会像俄罗斯一样回到从前排队去买水和救济粮,也有可能会像曾今的欧洲重工业强国捷克一样需要靠失足妇女来拉动国民经济增长。

    我们需要爱我们的国家,共产主义的理想让我们知道了前进的方向,中国共产党让我团结一致不被各个击破,一团散沙救不了中国,更不要提发展中国。我们生长在红旗下,对前辈们的生活没有切身的体会,只能感受到生活条件的改善并没有想象中理想。其实这就像东关街的改造一样,对这条街其实本来有自己的理想,但是社会的变化老街的改造打破了自己原有的想法,让人突然心生厌烦,但是现在还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像东关街才改造完后那人气淡淡傍晚,但是只要坚持党的领导,坚信红旗不倒,随着政治经济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我们也用于不会提起自己曾在外婆那样童年环境中生活过。

[ 打印文章 ]